Z灵泽Z

忘羡only进口粮搬运处:

Happy Wedding Day!! 👨‍❤️‍💋‍👨🎈🎉


太太的推特地址https://mobile.twitter.com/rainycat25,微博地址  

授权点我

我的妈太好看了吧

时间酒:

这组图新修了一遍,会做成无料,放一下

天呐这个太太是神仙

鸭子先生:

什么🤔下一集不虐啦
那我下张图来个虐点的吧(逻辑清晰合理

超棒啊!!儿时真的是最美好的

大京石匝:

【魔道手书】总角之宴【全员向】

【希望能回到孩童时代,难过的尚未发生,悔恨的还能挽回,遗憾的都有结果。】

(欢迎素质四连!
(渴望评论!

(以及,中秋快乐!

卧槽哈哈哈哈哈哈哈

竹鹤:

因为一张表情包而飞速弄的沙雕图
【好怕被打23333】

原表情包在p2

鱼泡:

父慈子孝x

---------------
早安~是 @拧发条鸟 点的单马尾

【杀破狼/长顾】心甘情愿(r18)

花间须掷-:

7.5k, 那个什么红酒enemas(灌c)play, 写的乱七八糟的。恶趣味与ooc齐飞。




心甘情愿




“大帅来了?” 沈易刚迈进二门就看见马厩内并槽拴着两匹马,其中一匹瞅着面熟,沈提督眼皮一跳。


小厮上来接他褪下来的外氅, 一壁笑着答道:“侯爷来拜访老爷来了。”


沈易脚步一顿,顾昀来找他老爹?这事听着就不靠谱:“来干嘛?我爹又开始练八卦掌了?找他陪着推手?”


小厮:“不是,说是……就是寻常串串门子,侯爷没说别的,小的哪敢问啊。”


沈易茶也顾不上喝了,抬腿就往后院走,场院里头瞄了一圈没见着人影,正厢空空如也,只一个丫鬟倚着门打瞌睡。听见他脚步声近,猛地惊醒,脑袋险些磕在门框上,身子一歪就要倒,沈易伸手虚扶了一下,那姑娘自己好不容易掌住了脚步,看见是他,也不多问,掩着口笑着指了指厨房那头。


沈易眼皮跳的更厉害了。


 


“子熹,” 厨房门口静悄悄地没有响动,沈易自己撩了门帘,甫一进去:“哎呦——爹, 您这……干什么呢?”


顾昀回头看了他一眼,嘴角咧出一个笑来:“季平兄回来了。”


沈老爷子没抬头,聚精会神地站在灶台边上,腰上系了条围裙,一手拎了柄调羹,一手在案上那些乱七八糟的瓶瓶罐罐上头摸索着,口中还念念有词,不知说的什么。


沈易被面前的景象惊呆了。


顾昀叉手站在他爹旁边,面上的竟是难得求知神色,眼也不眨地瞅着灶上那口锅瞧。


沈易咳嗽一声:“爹——”


“八角半两。” 沈易一个字刚化散在氤氤热汽里头,他老爹忽然中气十足地叫了一声。


还没等他反应过来, 这厢顾昀已经回身自案上取过一个小罐子,仔细地捡了几枚八角,略掂了掂分量,忙不迭地递过去,沈老爷子接过来撒进锅里,拿汤勺搅了一搅。


沈易这回彻底惊呆了。


他使劲揉了揉眼睛,确信自己不是出现了幻觉:这青天白日的,堂堂西北一枝花竟然窝在巴掌大的厨房里头,给他老爹打下手?


沈易觉出他爹恐怕懒得理他,凑近了拿胳膊肘戳了戳顾昀,压低声音道:“你来我家干什么?”


顾昀把一碟姜片递过去,回身看了他一眼:“做饭啊。”


沈易翻了个白眼:“你少跟我瞎扯,成天介在那儿吆喝什么‘君子远庖厨’的是不是你?你肯定有事。”


顾昀随意从一旁摸了块帕子净了净手,朗声笑道:“我说季平兄,这就是你不对了。”


沈易:“你说什么——”


顾昀:“咱们老爷子平素就这么点子爱好,正好修身养性,哪就让你给扣这么大一帽子,还‘君子远庖厨’,忒迂了吧。” 他说完又自案上倒了杯水,颇为殷勤地递给沈老爷:“您先润润喉咙,别累着。”


沈易看着他巧言令色,倒打一耙,目瞪口呆之余竟忘了说话。


谁知顾昀没完没了,接着又道:“你如今身居要职,一方大员,在京时日短,总不着家。老爷子尊前动辄小半年就见不到人影——” 他顿了顿,一张好面皮上头是一副活该欠揍的笑容:“我这是替你尽尽孝,是吧,伯父?”


沈易头重脚轻,而他亲爹竟然还回过头来瞪了他一眼,转而和蔼地朝顾昀点点头:“还是小侯爷有心。”


沈易欲哭无泪,胸口一阵起伏,直到顾昀不知从哪又摸出来个黑不溜秋的瓶子,上头鹅黄笺子明晃晃地挂着。沈易心中一顿:“这是……?”


顾昀拔掉瓶口木塞,一股甜香先溢出来,沈易嗅了嗅,隐约还有酒香。


顾昀:“啊,西洋人贡的礼,葡萄酿的。” 他献宝似的在沈易鼻尖下头过了一遭手,却只叫他闻闻味,又撤回去:“跟他们楼兰那边的差不多,好像更甜一些。跟伯父自己个酿的是没法比,不过老爷子说了,这酒果子的味道重,许能入菜。”


他把酒瓶递给沈父,沈易只见他心灵手巧的亲爹略往汤勺里倒了半勺,凑近鼻尖下头略闻了闻,而后在锅里打了个旋,一锅滚滚细煨的牛肉登时变了汤底颜色,却不似寻常油酱,红通通地好看得紧。


敢情顾昀是知道他老爹没事喜欢鼓捣这些东西,因此得了新鲜酒饮,特意送过来的?


顾昀认真盯着沈父行云流水般烹肴动作,一手悄没声地把瓶颈上那节黄笺摸进袖子:“别往外说啊,统共就得了这么两瓶,早上刚到,我就给伯父送过来一瓶,好不好的先尝尝再说。”


沈易心中一顿,当下却没反应过来,只好干巴巴道:“难为你想着了。” 他瞅着他爹盯着灶台时那充满爱意的眼神,周身没来由地起了一阵鸡皮疙瘩,到底有些忿忿不平:“我说爹——”


“侯爷!” 沈易自觉今日不宜开口,开口必遇横劫。侯府跟着顾昀来的小厮扯破了喉咙,连滚打爬地往厨房这边奔:“侯爷,不好了!”


顾昀蹿到门口,一掀帘子:“谁放狗追你呢,怎么了?”


那小厮捂着肚子上气不接下气地喘道:“小贾望风……望到……”


顾昀不耐烦道:“望到什么了?”


“望到……皇上回来了!”


 


顾昀大惊失色,回身朝沈父打了个喏,抬腿就要跑。


沈易忽然福至心灵,一把扯住他袖子:“子熹,你老实说,你这酒,到底哪弄来的?”


顾昀一把打掉他的手,健步如飞:“你管我哪儿弄来的,现在火上都烧上房了,哪有时间说这个——”


沈易看出他心虚,心头涌上一股幸灾乐祸的愉悦感:“我就知道来路不正, 怎么,陛下的禁酒令还没解吧?”


顾昀袖风一扫,沈易偏头避开了。顾昀气急败坏:“你懂个屁,一共两瓶,一瓶给了你家老爷子,一瓶还搁在我房中案上呢,长庚要是看见了,非得——” 他后半句话吞回肚子里没说出来,沈易已经笑弯了腰:“顾子熹,你也有这么狼狈的时候啊。”


顾昀翻身上马,一鞭子跃出十数米开外,只留下瑟瑟风中一句:“滚蛋!”


 


点击观看大帅喝红酒:


https://shimo.im/docs/eHLLr2iAL8AdPoGw/




反正石墨恨我, 可以直接点图:


http://wx3.sinaimg.cn/large/5f43e238ly1furk8ysvodj20obcmrhdx.jpg




八成会翻, 随缘观看:


http://wx1.sinaimg.cn/large/5f43e238ly1furk55hrarj20c37hie81.jpg










那个什么,手机掉水里了所以没校对错字, 多担待啊。明天新手机到了我再修修。 



奶思

啄米:

顾昀搔着长庚下巴:我来疼疼你^p^)/``